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搜索

全國5 萬家 VR 體驗店,倒閉、僵持、轉型、嫁接成常態

[復制鏈接]

350

主題

368

帖子

1378

積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積分
1378
vr愛好者 版主 12180 樓主
跳轉到指定樓層
發表于 2017-2-2 10:00:08

  過去一年,VR 體驗店在血淚和反思中蹣跚向前。

  


  早上 6 點,天剛蒙蒙亮。

  田飛起了床,望向窗外——一片昏天昏地的黃,將周圍的房屋完全吞噬。

  他搖搖頭,“完蛋,這天… 又沒有生意了”。

  心里還在嘀咕著,卻已在幾分鐘內穿好了衣服,匆匆下樓。

  一路上,公交車在霧霾里穿梭,看不見旁邊的馬路牙子,有點虛幻的不真實感。

  而他正在做的,也是門 “不真實” 的小生意——讓人在虛擬的世界里玩游戲。

  沒錯,他開的是一家小小的虛擬現實體驗店(VR 體驗店),就在邯鄲,這個全國霧霾爆表的城市。

  霧霾,讓原本清冷的生意,雪上加霜,這讓他的心里,也添上了霾的陰影。

  入坑!糾結的生意

  2016 年 9 月,他在邯鄲的虛擬現實體驗店,開張了。

  在此之前,他是北京鏈家地產的一名小銷售,做銷售的日子,風里來雨里去,活得辛苦,用他的話 “干中介,社會地位低啊”。

  眼見北京這樣的大城市,VR 突然火了,他一琢磨,把這玩意兒帶回家鄉開店,沒準真是個賺錢的機會呢。

  彼時,線下體驗店 “一個月回本” 的傳說,正此起彼伏地刺激著人們的心跳。

  于是,VR 成了他新的抓手。

  毅然辭職、回鄉、開店,自己做起了小老板。

  為了節省房租成本,他將店開到臨街寫字樓,開業當月生意不錯。

  他期待著 VR 能為自己的生活,帶來更多的穩定和新的希望。

  可很快,希望被現實打敗。

  來店的人越來越少,多的時候 7、8 個,少的時候則空無一人;再加上沒有復購率,田飛的生意很快陷入僵局——一個月房租 2000 多元,而收入也只有 2000 多元,前期投入的 10 萬元,想要回本遙遙無期。加之設備折舊,賠是肯定的了。

  

  田飛開在寫字樓的 VR 體驗店

  客流大幅減少的背后,是瘋狂激增的開店數。

  就在田飛開店不久,邯鄲又陸陸續續開了十多家虛擬現實店,最夸張的是,光是邯鄲學院的周邊就有 8 家。

  他記得自己店還在裝修時,有位朋友過來討教。田飛當時勸這位朋友,如果開店,稍微隔得遠點,千萬別扎堆。而一周后,他就收到了這位朋友的在旁邊一條街 “新店開業,免費體驗” 的傳單。

  在邯鄲這個不到 900 萬人口的城市,短短的時間,就開起了 30 家虛擬現實體驗店。有些店甚至開到了陰冷昏暗的地下室,買來一臺 HTC Vive 的設備,就開始到處發傳單,招顧客。

  相比其他的體驗店,地下室的價格最便宜,傳單也最瘋狂。

  原本各行各業的人,像是找到了一個新的生財之道,全涌了過來。

  “看見別人開店,就以為很賺錢,自己也沖過來插一腳,說得不好聽點,他們是連一點市場調查都不做的嗎?我都不知道為什么會開這么多店,真是重災區!” 田飛對 VR 價值論抱怨到,“連最好地段的生意也不好做啊。”

  他所指的最好地段,指的正是邯鄲人流量最大的天虹廣場。周末晚上 7 點,眼見電影院人潮洶涌,體驗店卻門可羅雀。

  如一時風起,體驗店的生意開始遍地開花。

  專門幫線下體驗店做免費推廣的交點網在一系列的摸底調查后,其創始人白中英對 VR 價值論透露,全國一年來,各類品牌的加盟店數量在 8000 家左右,混合生態體驗店 7000 家左右,而個人店主自營的 VR 體驗店,則多達 20000 家。

  核算出來,去年一年開的店,全國總體數量在 35000 家左右,而目前還處在開店籌備中的,大致數量有 12000 家。與龐大的開店數形成對比的是,賺錢的店竟不到 20%。

  一邊是極其少量的回頭客,一邊是嚴重的跟風、扎推,這讓 VR 體驗店的生意變得尤其艱難。

  而生意的艱難,又導致店主陷入價格戰的死胡同。

  田飛曾做過一次活動,9.9 元體驗一次 VR 游戲,一時間人數暴增;可回到半小時 35 元的價格,人一下子又全沒了。

  當 VR 更多還是一種嘗鮮,而沒有真正深度粘性的內容出現時,價格成了最敏感的因素。

  價格高了,沒生意,虧;低了,連房租都抵消不了,仍是虧。

  不少開在邯鄲地下室的店,干脆將價格降到了 15 元 / 半小時,瘋狂招攬生意。

  “我就不信,你大周末的,會帶著女朋友去地下室玩,太 low,玩了也多半會分手吧。” 田飛有些不屑于拼這場價格戰,但他心里的恐慌,從來就沒少。

  就在同一時間,全國各地的線下體驗店,從北京到廣州,從上海到成都,紛紛上演著價格大戰。

  大大小小的體驗店,想盡各種招數,無論是買一送一,還是會員折扣,使勁將原本每小時 100 元的消費,降到 70 元,再降到 50 元,30 元…… 一場本就少有回頭客的生意,開始進入越演越烈的惡性循環。

  如果說跟風、扎推、精品內容少、價格,外加天氣因素,這些算作外因,那么店主個人的能力,可就是讓這門生意難以為繼的最大內因了。

  這些新扎進來的開店的人,不乏跟娛樂八桿子打不著的傳統從業者,不乏 40 歲以上的大叔大媽,也不乏從沒有過開店經歷的個人,他們不懂游戲、不懂 VR、不懂運營,對科技也并沒有興趣,只想著拿這個新冒出來的概念快速回本,結果反倒把自己砸到里面了。

  “這些個線下體驗店主啊,自己連個游戲都不會裝,甚至都從不玩游戲,不虧都有鬼。” 一位在微信群頗為活躍的店主感嘆道。

  田飛回憶自己在其他店的經歷,也頗有感嘆。“就我自己一個人在那玩,沒人引導沒人管,推薦游戲也一點都不好玩,還是盜版的,玩起來 Bug 一堆。”

  為了省錢,大多個人體驗店主,都會選擇下載破解版游戲。如此,錢是省了,體驗感卻是差多了。

  相比于正版,這些破解版有著致命的缺陷:Bug 多,地圖、關數大有缺失,畫質低劣、容易延遲卡頓,不能及時更新…… 在精品內容本來就不多,這些看似 “占了便宜的” 破解版,成為壓垮復購率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就像一陣風,卷起了地上的落葉,葉子隨風亂舞,沒有方向,當風停下來,葉子又漸漸落回地上。

  線下體驗店 “一個月回本” 的口號,漸漸地,已不再有人提及。

  田飛繼續維持著自己的生意。

  他說,還是不愿意撤離,還想在這個行業看看,瞅瞅機會,花了這么多精力在上面,一時也找不到更好的方向,也不知道之后又該做些什么。

  “說不糾結吧,那是假的,投了 10 萬進去,我也沒錢了。走一步看一步吧,實在掙不了錢,再說吧。” 他慢慢地吐出來這些話。

  最近,田飛已經很久沒看到有人發地下室體驗店的傳單了。

  轉型!一門新生意

  張陽也是趕著熱鬧入了虛擬現實體驗店這個行當。

  此前,他在成都做著糕點生意,每天早早要去守著店,大晚上才回家,沒日沒夜沒有周末,換的卻是微薄的利潤——成都賣糕點的太多了,生意難做!

  之后看到街上老有人發傳單 “免費體驗 VR 游戲”,體驗了幾次,覺得有點意思,也開始萌生自己開一家店的念頭。

  他迅速開起了體驗店,卻發現只是從一個坑,跳入了另一個坑。

  自 2016 年 7 月開張以來,每天來體驗店最多也超不過 10 個人。有時候連續一周,一個人都沒有。

  “做起來很惱火。” 張陽操著四川味很濃的普通話說到。

  不過,一個偶然的機會,讓看到了一門新生意。

  9 月的某天,一位房地產老板希望借他的 VR 設備一用,一天時間愿意付給他 1000 元。

  “1000 元,太爽了,半個月都不一定能賺這么些。” 張陽高興地稱。

  此后,他開始將一半的心思放在尋找租客上。他發現,讓人們自己掏錢去體驗店,就目前的情形,這錢真不好賺;要是租給各種各樣的活動,按次收費,倒是個不錯的買賣。

  通過在 58 同城、趕集、朋友圈等地不斷發帖,他攬到了不少活動:汽車發布會、公司搬遷、現場促銷、公司年會、房地產開盤……

  

  張陽為某次活動提供 HTC Vive 租賃

  遇到活動做得比較大的,設備一租就是十天半個月。

  張陽告訴 VR 價值論,HTC Vive 是租賃市場最受歡迎的設備,安裝輕便,實用性強,行情維持在 1000 元 / 天,而其他設備,如賽車、蛋椅、跑步機等,大多個頭太大,運送起來太笨重,價格也比較高,遠遠趕不上 HTC Vive 的頻次。

  “不過,賽車這些也是有需求的。有一次,一個做石油的客戶,他們開年會,其他都不要,就要賽車,一天付給我 3500 元。這可是我做的最高的價格了。” 張陽高興地說到,“找對了客戶,錢還是好賺的。”

  剛開始時,張陽只是將租賃作為輔助,慢慢的,他干脆把體驗店關了,專門干起租賃來。

  “現在整個租賃的行情還不錯,做這個的人還不多。” 張陽告訴 VR 價值論,他明顯感覺到這一塊的需求正變得越來越強,接單量也越來越多。

  如今,他也開始花錢在 58 同城、趕集上做推廣,擴大接單量,“以前我是發免帖,現在花錢,效果肯定更好。這相當于投資嘛,這樣才能跑得比別人快!全國這么多活動,這都有需求的,久而久之,都會來找到我啊。”

  當接單量忙不過來時,他也拉著自己熟識的線下店老板一起來做。

  “租賃這塊,就跟剛開始的體驗店一樣,是個剛剛衍生出來的路子。只不過,現在還沒成規模,沒有做得好的,也沒有做得大點的,以后肯定要拼設備了。” 張陽告訴 VR 價值論,他已經張羅著多收一些設備,來支撐需求。

  一邊是個人店主的關店潮,一邊是新生意的收購潮,兩股潮流,相互交織、交融,催生著一場全新的化學反應,將行業打磨也更接地氣了。

  而這其中最不可忽略的一點,便是兩股潮流的交叉點——二手市場。

  二手市場的繁榮與否,往往成為衡量一個行業成熟與否的標志。

  如今,由全國這么多個人店主推起來的虛擬現實體驗店,也開始慢慢衍生出行業二手市場最初的原型。

  張陽平時加了好些二手設備轉讓群,平時也順便倒騰點二手轉賣。到現在為止,已經出了 10 臺,從中賺點差價,少則 200-300 元,多則 500 元。

  “現在二手價格也差不多透明了,HTC Vive 一般也就 5000 元一套(價值菌注:國行價 6888 元/套)。價格還是高啊,低了吧店主不賣,高了吧又沒人買。等到 HTC Vive 多降降價,二手價更低,這市場才起得來。” 張陽說到。

  交點網創始人白中英看好 VR 設備二手市場,他已經開始在其網站首頁,搭建二手交易專區。在這塊剛剛冒出來的市場,希望可以將其規范起來。

  租賃和二手這兩門相生相伴的新生意,正逐步脫離著原體驗店的市場,獨立生長起來。

  而在它的不斷生長中,早期的雜亂無章,伺機而動,正在一一蛻變、剝落……

  說話間,張陽又開始忙活起來了,“后天還有一場,最近年底,有點忙…… 先不說了”

  嫁接!兩條腿走路

  無論是關店,是堅守,還是轉型,2016 年數以萬計的小店主都嘗到 VR 體驗店的苦果子。

  不過,新生事物的魅力就在于,即使這顆果子不好吃,總有對胃口的人,不斷撲上來嘗鮮。

  他們拾掇著第一波人的經驗,努力避開先烈趟過的坑,將這個果子,按自己的方式,打磨得更光滑一點,才吞下去。

  王剛就這樣一個新入局者。

  他在北京賣了多年的電腦,旗下好幾家分店。

  不過,電腦行業的日薄西山,給他帶來了強烈的危機感。

  這些年,競爭的加劇,房租的增加,而營收的減少,已經讓他的電腦生意捉襟見肘。扛不住壓力,就得撤店。目前他已在北京關了兩家店。

  “線下電腦銷售,一年年的,業績越來越差了。” 王剛悻悻對 VR 價值論吐著苦水。

  為了增加客流,他開始考慮在現有的店里引進 VR 設備。

  由于電腦市場的縮水,他的店里,早已不像先前的景象:從上到下,滿滿地擺放著樣機,顯擺著店主的實力。如今,除了幾臺賣得比較好的樣機擺在顯眼的位置,其他大多地方,已經空了。

  “空著也是空著,正好店里有地方,拿 VR 還可以稍微做點創收。” 王剛說到。

  對他來說,目前主營業務,仍是電腦,借 VR 來做做噱頭,沒準人流量會多一些。再者,現成就有地兒,也有店員,不用額外增加開銷。

  王剛小心謹慎地盤算著這門生意:單獨開一家體驗店,成本蹭蹭蹭上去了,就目前來看,保不準是賺是賠;在現有的店里做做嫁接,雖然體驗差點,不過好歹能引引流,多點創收,至少是個不賠的買賣。如果這事發展比較好,證明能做,再慢慢把它發展為主要的營收方式。

  如今,整個電腦行業售賣的下滑,讓店主們的日子苦不堪言,大家也都紛紛想著對策。而 VR 正是他們能找到的最輕便的新路子。

  

  某電腦售賣店剛剛搭建起來的 VR 體驗區

  據王剛透露,在他們的電腦圈子,一旦有人開始做新的嘗試,其他人也開始效仿。目前有多達 20% 的店主,都在考慮著將 VR 接入店里,來點多元經營。

  如果說赤膊上陣的個人店主撐起了 2016 年的線下體驗店,那么這類 “嫁接” 打法,則將成為 2017 年的新主流。

  華聯、國美、各地網吧、各大院線等,紛紛在自家的領地劈開一塊 VR 體驗區,以輕量級的模式投入運營,一邊給場子引引流,一邊創創收。

  在個人店主關店潮盛行的當口,開店潮也在繼續。

  而據白中英透露,關店與開店的比例大致在 2:8,也就是每關兩家店,會新開八家店。

  “摸底的數據顯示,2017 年初,全國大致會有 12000 家新店誕生,絕大部分是在原有商業的基礎上接入 VR 做體驗,做這種商業綜合體。算下來,全國的體驗店,年初都快接近了 5 萬家了。” 白中英告訴 VR 價值論。

  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。

  2016 年,當 “倒閉”、“虧損” 成為 VR 線下體驗店最驚人的字眼;當 “堅守”“僵持” 成為一種不能預知未來的糾結壓在心底;當 “轉型” 成為一種摸探出些許光明的興奮為明天打著雞血;當 “嫁接” 正以輕松的步子為原有不景氣的經營帶來新的希望…

  這些第一波吃螃蟹的人們,用他們的方式,撐起了整個 2016 年最為波瀾壯闊的線下市場。

  是他們,真正完成了 VR 元年的第一次普及教育。

  一翻風雨,一翻洗禮。

  這是第一個成熟的變現方式。

  可以預見,2017 年,VR 電競游戲將會出來一兩個爆款,帶動線下體驗館的強粘性,并初步形成 VR 電競的比賽形式。

  更多有實力的正規軍,如 VR 技術服務商,地產商,娛樂公司等,將以自營或合作的形式,親自參與到 VR 線下場館的設計和運營中來,希望在這個最先實現 C 端變現的領域,分得一杯好羹。

  現有的一部分 VR 體驗館將朝泛娛樂的形式進發,娛樂為主,VR 為輔,重新回歸娛樂的本質,淡化 VR 概念。

  個人體驗店雖然構成了最大的關店潮,但個人體驗店的開店潮仍將繼續,作為 VR 的先頭部隊,將線下體驗館的觸角延伸到更多的五線、六線城市。

  混合經營場館將繼續壯大。

  這類場館將主要集中在整體趨勢下滑的夕陽行業,其有場地、有人員,引流為主,創收為輔。相比個人店,這類混合經營的打法更保守,營收也更穩當。

  當然,行業的不足仍然大大存在。

  如,精品內容的稀缺仍嚴重影響了 C 端用戶的體驗時長;

  VR 設備品牌提供商,如玖的、超級隊長等,與小店主之間關于產品售后、產品價格的矛盾仍然存在;

  二手市場的不成熟,還不能在關店和開店的店主間形成完善而便捷的閉環……

  不過,一切都已開始,VR 線下體驗市場,將在夾雜了血淚和反思的路上,開始 2017 年的全新之旅。

  這個旅程,席卷你我!

  后記

  在對線下店主的群像采訪中,還有這么一些人,這么一些言語,讓人記憶深刻:

  “我每天用微信、水晶天使,不要臉一樣地發東西,還是沒人過來。”

  “我到現在都吃不下飯,總覺得沒那么香了,唉,生意不好,經常凌晨 3、4 點就驚醒,壓力大。”

  “我在想學生馬上放寒假了,生意會不會好,這個地段可能也好不到哪去吧。”

  “要不是有咖啡、奶茶、桌游,光 VR 體驗,都不知道虧成什么樣了。”

  “2015 年那會都排長隊的,隨便放個地方生意都好做,還是那時候好啊。”

  “一連兩周都沒人來……”

  “我不想離開這個行業,我還想再堅持一下……”
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*滑动验证: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时时彩网站程序